伤疤

再见啦

犬科动物

想起来有人找我要这篇,放一下
03【特别篇】

PART A 互换工作

阳光清凉,从天空流下来好像红豆冰粥化成的冰凉清透的甜水儿。大块大块的云朵飘在空中更像是或被扯散或黏在一起的一团团雪白雪白的棉花糖。天空是上好的天鹅绒,顺滑地铺开连绵的一整块儿。白虎少年在推开武侦大门的时候还在想,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呀。圆圆的、形状饱满的虎耳活力满满地弹了弹,中岛敦开口的时候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早上好啊!国木田先生,与谢野小姐,乱步先生,贤治君,谷崎先生,中也先生……”
“……”
往日属于太宰治的座位没有了那个懒懒散散软成一滩的北美灰狼,取而代之的则是形状优美挺立的狐耳和一条火红蓬松的狐尾。坐在这个座位上的显然是那个骄傲的赤狐先生,中原中也。
“中中中中也先生!?”小老虎惊得耳朵一抖,全身细短的毛几乎炸起,牙齿一滑差点勾到舌头 。
坐在那边已经开始处理文件的中也抬起头来,对下巴还没成功合拢的敦少年小幅度的点了点头,他不自觉翘起唇角,有些沙哑的嗓音带着令人着迷的磁性:“呐,小鬼,早上好啊。”
敦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中也,暗搓搓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嘶,真疼。
武侦社上午的工作几乎反常得进行的非常顺利,没有某狼拖着长腔的抱怨,没有某狼被国木田先生暴打的嚎叫,有没有某狼突然发出的诡异的歌声。中原中也——黑手党极受人尊敬的赤狐干部——正在帮助武侦社整理文件处理委托。只要是到了中也先生手中的文件,事无大小他都十二分负责地过目和批阅。
“嘛…说是森先生一时兴起提出的条件,反正是和平时期,想要感受太宰和中原交换工作的感觉,社长就一口答应了。”国木田摆着身后金黄的大尾巴,低垂下来的犬耳动了动。
啊…真是任性的双方首领呢。
虽说如此,白虎少年在看到分门别类摆的整齐的文件时还是觉得十分玄幻,他不由自主向在桌前坐姿优雅的中原中也看去,圆溜溜的猫眸映出青年专注工作的利落的剪影。
他平日里惯带真皮手套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钢笔在他手里笔头流畅地画着圈儿,十分赏心悦目。他的背挺得笔直,能通过他那间修身的小西装描摹出他线条流畅的脊骨。那一把精瘦的腰从小西装短半截的下摆露出来,将里面的白衬衫折出有人的褶皱。两条笔直的腿包在西装裤里交叠出好看的姿势,薄薄的布料甚至能勾勒出他腿部肌肉分明的线条(这两条腿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中也先生一米八的假象)。
细腰,长腿。
狐尖尖的耳朵一动,从椅子后伸出的尾巴懒散地摆了摆。
他批文件累了便把长腿一收,抬起双臂伸了个懒腰,无意中露出了点儿性感的腹肌。中岛敦愣了一下立刻移开视线停止打量红了小脸儿,又听到身后的谷崎小姐和春野小姐压低声音的细声尖叫。
中原中也似乎察觉到了这边的小动静,略有些疑惑地微微侧了侧脸,狭长的眼睛里一抹冰凌般的蓝慵懒地向这一瞥,像是刚从深海打捞上来的蓝宝石,敛着锋芒,淋漓着冷艳的光。敦一激灵咽了咽口水坐正身子。中也转过眼站起来,文件一收递给端着咖啡走过来的与谢野小姐:“文件都已经处理过了。”声音叫人酥了耳朵。
“哦呀,不愧是中原。”与谢野小姐微微睁大眼睛,接过文件过目一遍,“这周过后估计大家都不想把太宰换回来了哟。”
中也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帽子君工作结束了嘛?那我们去吃蛋糕——”社里最闲的乱步一见中也空下来就立刻粘了过来,猫耳朵一动一动,让人忍不住想揉。中也压制住想揉的欲望,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国木田抢了先:“还不行,乱步。中也等下要和我去完成一项委托。”
“呜喵。”乱步吐了吐舌头,头一歪又在桌子上趴成一滩。
中也朝他抱歉地笑了笑,去了帽子扣在发顶,又将大衣甩在肩头拎着,向国木田抬了抬下巴。
“那就走吧,搭档。”

此时远在横滨另一头的港黑总部里太宰治突然打了个喷嚏,咦,太宰撑起桌子上自己软成泥的身体,抬手揉了揉刚打完喷嚏还泛红的鼻头,难道是中也想我了?想到这儿他不由自主嘚瑟地翘起唇角,看吧小蛞蝓,这回该承认想我了吧(明明是同事被嫌弃了啊喂)?中也想我了哦。有了这个认知太宰治腰不疼了腿不酸了精神来了,桌子上那一摞一摞的文件也不恼人了。他咧着嘴笑得傻了吧唧的,倏地一下弹起来从风衣口袋里捞出那块黑色的金属方块儿,划拉开联系人找到“蛞蝓矮子小狐狸”,点开后便潇洒地站起身准备光明正大翘班出去打电话。
理想是美好的。
电话里机械女声无情地向太宰宣布“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太宰:……:)
一脸生无可恋地把手机一抛,太宰再次两眼放空趴在桌子上:“呜哇——好无聊…还不如去找小姐姐殉情……森先生压榨员工——”狼耳无精打采地耷拉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那根蓬松的狼尾巴也无力地垂到了地面上。小狐狸毛长齐了愈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太宰先生……”一道陌生的声音打断了此刻太宰脑海中“教训”中也的美♂好画面,中原中也的小助理正将一份文件递到他面前,“请过目。”太宰治似笑非笑地抬起眼,眼里的鸢红浓的化不开,小助理被他盯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传说中的前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大人,一个眼神就足以令人发抖胆寒。
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接过文件翻了翻,又漫不经心地拿笔哗啦啦圈了几个地方。做完这些,他才再次抬起眼看向小助理,开口,音色温柔得想淬了毒的刀锋冷芒,又带了点居高临下的轻蔑:“这么明显的错误看不出来么?黑手党的饭白吃了这么多年养出了一圈废物。中也的标准什么时候放的这么低了,简直和他的身高一样无药可救。”
狼露出了他的獠牙尖齿,瞳中的红渗了森冷的光。小助理浑身一个哆嗦。
太宰轻蔑地向后弹了弹耳朵,又懒洋洋地伸手推了推那堆文件:“不过我还是相信中也的眼光的——排查出这些文件里的错误应该不再需要我代劳了吧,嗯?”
“…是!”小助理抱起这堆文件转身就跑,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瞪眼妈卖批:天杀的太宰治!还我男神干部中也sama!
嘿唬完平日里成天在中也身边转来转去的小助理,太宰治直立的狼耳再次耷拉下去。他面无表情地坐在中也的椅子上,面前亮着屏的手机还是用某狐不经意间的回眸一瞥做的壁纸。看着看着他就再也绷不住要向上翘起的唇角,捧着手机一脸痴汉模样,尾巴都甩成了一朵细瓣菊。
芥川龙之介推门而入汇报工作的时候差点儿以为坐在那的不是北美灰狼而是一只哈士奇。
耳尖儿两撮白毛的垂耳兔迅速剔除了眼里的那点儿异样神色,换上几年前的毕恭毕敬开口打断了大尾巴狼的遐想:“太宰先生,任务对象被武侦社抢先做掉了。”虽然自己的遐想再次被打断,但太宰显然对芥川的话更感兴趣:“武侦社?”“是中原前辈和国木田独步。”芥川面上扫过一丝恼意,“是在下的失职。”
“意料之中。”太宰对这个学生表现出难得的大度,“你和中也抢任务……”他眯起眼睛,音调突然拖长,目光从芥川身上淡淡划过,“啧。总之人已经死了,收尾做得干净点就可以了。”
芥川握了握拳,还是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你刚才说,中也和国木田一起做的任务?”
“是…中原前辈还问在下要不要一起喝酒。”
“…唔。”太宰弯了弯饱满的桃花眼,“芥川,有兴趣喝一杯么。”

今天委托完成的也十分顺利,以至于国木田到现在都仿佛置身梦中。他不由瞄了一眼走在身边的中原中也,刚刚他们的配合非常默契,这个黑手党干部虽崇尚武力但也有着完美的战略部署。是个非常可靠的搭档。他不由回忆起刚才中也给目标的致命一击,那一瞬间国木田坚信他的临时搭档有一双一米八的腿。
不可阻止的想起自己某个极度不靠谱的搭档,一只不折不扣的大尾巴狼。
狼尾巴在眼前一甩。
国木田打了个激灵,真希望中原不被换回去啊。
中也带着他来到一家新开的酒吧。“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儿。”中也利落地推开门,“来尝个鲜嘛。”圆润的狐耳弹了弹,他说话的时候唇角习惯性地上翘。
酒吧有个晦涩但是雅致的中文名字,老板是个二十出头的中国小姐姐。
“欢迎~”软软的绵羊耳朵颤了颤,羊小姐的声音是草食动物特有的温暖,“两位要来点什么呢?”目光不经意滑过中也精致的面容,羊小姐白嫩的脸颊悄悄染上一抹飞红。“一杯蓝色夏威夷…”中也说着摘下帽子撩了一把头发,冰凌般的瞳稍稍移向国木田,“给他一杯蛋酒就好。”不知是否是错觉,国木田觉得自己从那一眼中恍惚看出了中原中也淡色的戏谑。
中也随便在吧台找了个座位坐下,掏出手机开了机,来自“青鲭混蛋大尾巴狼”的好几天未接来电刷刷刷蹦了出来。中也下意识蹙了眉头,晃在身后的尾巴倏地平举:“啧,麻烦精。”“太宰?”国木田扶了扶眼镜,中也一边回应一边不耐烦地回拨:“嗯哼……太宰?”
“中也你终于忙完了嘛。”精力充沛的声音和之前在办公桌上瘫成一滩的那个判若两狼。
“……你想干嘛。”
“你回下头咯☆”
中也顿了一下,犹豫着小幅度地向后偏了偏头,太宰在他身后笑得阳光灿烂。嗯还有一个一脸严肃的芥川兔兔。
中也:“……”
中也:“小姐酒我们打包。”
刚端来酒的羊小姐一愣,呆呆的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太宰和沉下来的中也:“…诶?”太宰一手撑在中也身前的吧台上将他困于自己的怀抱之间,一手从另一边接过那杯蓝色夏威夷:“哎呀美丽的小姐,怎能劳驾您来为这个小矮子端酒呢?狐狸可是最狡诈的动物哦。”狼尾巴一甩,太宰眨了眨亮晶晶的桃花眼,抿了一口杯中清冽的酒,“倒不如和我一起殉情吧,美丽的小姐?”
嘛,可真像啊,这么美丽的颜色。
“…哦?狼先生还有脸面说别人狡诈么。”中也忍下额角的十字路口,“妈的那是我的酒。”
“诶?!中也原来你还在嘛?我还以为蛞蝓自己会滑走了呢……”
“哈?青花鱼不在水里吐泡泡还来学人家喝酒?!”
……
羊:“…他们…没问题么?”
国木田淡定的扶了扶眼镜:“习惯就好。”
芥川敛目啜了口酒:“等会费用武侦社会负责赔还。”
国木田:“……唔喂?!”
眼见着两人幼稚园段位的争吵马上就要演变为幼稚园段位的互殴,太宰果断含了口酒扣住中也的后脑勺快准狠堵住了中也柔软的唇。
狐瞪大了眼睛。
狼弯起了眼睛。
带着笑弧的吻在不断加深。
“呐,中也,我想你了。”
狼尾和狐尾纠缠在一起,绕出可爱圆润的心形。
Fin.

事后——
羊小姐:妈卖批这口狗粮……妈卖批我的恋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妈卖批男神是弯的但是…这不更好吗:)
黑手党:尾崎红叶推开现在暂时是太宰办公室的门,一边数着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太宰过来处理一下这些。”等了半天没得到回应,女子抬起眼,幽幽的将四周扫视一圈,“太宰治呢?又翘班了?”她身后的夜叉下一秒刷的亮出刀锋,办公室的一众文员内心瑟瑟发抖泪流满面:中原大人您快回来吧!

PART B 毫无意义的小段子

如果中也能怀孕——
太宰:“中也我们生一窝小崽子吧!”
中也:一窝太宰治……
中也:“……一窝?去死!!!”
然后生了一窝毛茸茸的小崽子。

04深夜食堂
茶泡饭和红豆汤

PART A 人形的场合
赤狐先生中原中也在自家高级小别墅开了个深夜食堂。据说开食堂的根本原因完全是家里的那只大尾巴天天大晚上的喊饿,奈何一身炸厨房的bug只好撺掇中原中也给自己做夜宵。吃完夜宵再做做饭后运动运动美其名曰有助消化,大尾巴狼太宰治的一手算盘打得这是噼里啪啦响,那尾巴摆成了朵花儿,心里一边剔牙一边想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真叫一个美滋滋。
一天天被饿狼先生榨得扶腰爬都爬不起来的中原中也还要给太宰治做夜宵,他觉得自己在不做点什么反抗太宰治就得嘚瑟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于是他一想,干脆开个深夜食堂好了,反正是做夜宵,来几个人都是做。省的太宰治后半夜再拉着他活塞运动。
太宰治据理力争抵死不从打滚撒泼一嚎二闹三上吊,然后被中原中也淡淡的一票否决。
——赤狐先生的深夜食堂就在灰狼先生的抗议无效下理直气壮地开张了。
但虽说是深夜食堂,能有幸来这儿饶一顿夜宵的人也只有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好友,毕竟掌勺的中原中也身价那不是一般人能攀得起的。所以即使对这件事心怀芥蒂,太宰治还是半推半就地妥协了,想着反正肯定没几个人敢来,中也的一时兴起随了他把他哄开心了到最后讨到好处的还是自己。
大尾巴狼放下心来,平举的尾巴再次慢慢悠悠摆成了一朵花。
然而狼先生显然高兴早了。
深夜食堂开张第一天,就迎来了两位客人。
中岛虎虎和芥川兔兔。

月亮又薄又亮从云团后面探出头来,月光在浓黑的夜幕上抹了一层淡淡晕开的残影。
中也靠在厨房前的吧台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晶莹闪烁的泪花在他眼角凝聚,本该清清透透的狭长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模糊地洇出朦胧的美感。圆润的狐耳懒洋洋地弹了弹,蓬松的狐尾也没精打采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摆着,中也托着下巴看着坐在他对面啃着炸青花鱼块儿的太宰,脑袋一点一点就开始打盹儿。
“中也~你看根本没人来吧——”他用油糊啦的爪子抹了一把油糊啦的嘴儿,眯着眼睛朝中也贴过来,“我们洗洗睡吧~”中也眨了眨眼睛努力保持清醒,一巴掌呼开太宰的脸:“有点儿毅力好不好,青花鱼。”太宰撇了撇嘴,扭过头像是小孩子赌气。
下一秒门铃响起,中也顿时来了精神,伸腿从下面踢了踢太宰:“来人了,开门去啊太宰。”
太宰认命地捞起没啃完的青花鱼,晃晃荡荡地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眼睛红肿还挂着鼻涕泡的中岛敦。
“……”
显而易见中岛敦这副尊容并没有得到太宰治的同情,后者只是象征性地挑了挑眉:“嘛敦君,大半夜做噩梦了?”那双鸢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安静地看着他。刚才还委屈得不行的中岛敦顿感四周凉意刹起,他打了个哆嗦,吞了口水开始怀疑自己来这儿的选择正不正确。
“太宰,杵那儿干嘛,还不快点让人进来?!”中原中也气沉丹田的喊声直接压下了太宰外放的杀气,刚才还隐约呲着牙的狼耷拉下来耳朵,拖着长腔应到:“知道啦——中也好凶,除了我谁还要你嘛……”
当然最后一句他没有让中也听见。
小老虎此时平复了刚刚一路上哭得一抽一抽的心情,太宰龟毛地拿纸巾擦掉他刚刚滴在吧台大理石台面上的泪珠子,嘎嘣一口咬了半截青花鱼:“哈,所以我们来谈一谈——”他说着掀起嘴唇,獠牙在冰冷的光下若隐若现,“你深夜打扰的原因吧,敦君?”他的咬字着重在“深夜”这两个字儿上。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小老虎立刻一个激灵,圆圆的耳朵一颤一颤地抖着,仔细看还能看见他尾巴上炸起的刺乎乎的毛。
是欲求不满吧,太宰先生……
来自伤心得不行还要坚持吐槽的敦虎虎。
然后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狼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挨了狐毫不留情的一爪子:“吓跑了客人你一星期都别想爬床。”中也系好围裙转过身对中岛敦翘起唇角:“那么,你想吃点什么呢,客人?”
好、好帅!敦虎虎显然被这个笑容迷得忘了现在的处境,尾巴一卷一卷差点儿卷出疙瘩。
太宰治脸色一沉。然而还不等他发作,门铃又响了起来。中也警告性的瞄了太宰治一眼,转身出去开门。他前脚刚走,后脚狼爪子就拍上了小老虎的肩。锋利的爪子轻轻滑过他的发梢,小老虎被突如其来的寒意冻得一激灵,哆嗦着又要后退。
而太宰丝毫没有欺负后辈的自觉,仍旧笑眯眯地歪过头:“敦君,等会儿吃饱了就快点回家吧,不然芥川会担心的哟。”
他话音一落,芥川就跟在中也身后走了进来。
“你看。”太宰眯了眯眼,收回了手,视线也不动声色地扫过芥川垂下的长耳朵上绑着的的还带着血迹的绷带。
虎耳朵在敦看到芥川的那一瞬间剧烈地抖了一下,敦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抿唇不语。芥川垂着眼睛,沉默地坐在了中岛敦身旁。
中也绕会吧台耸了耸肩:“那么两个小年轻,想点儿什么?”
芥川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几声,滑出嘴的声线有些干涩:“咳、咳咳……一碗茶泡饭就好,麻烦中也前辈了。”中也挑了挑眉,没在说什么就转过了身忙活起来。
从冰箱里取出上好的三文鱼,橘红的肉身在灯光下显出鲜艳诱人的光泽。中也熟练地操刀,沿着肉的纹理轻巧细致地割出大小适当的肉块,莹白的指尖和橘红的鱼肉形成鲜明的对比,愈加好看起来。
太宰下巴枕着叠起来的双臂,眯着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中也。中也做饭…简直是门艺术。他这么想着就听见中也的催促:“太宰,把米蒸了。”“好~”看饱美景的太宰还是很好说话的,他懒洋洋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绕过中也的时候还俯身蹭过去在他柔软的嘴巴上偷了个香。
中也嗤笑着那胳膊肘捅他,然后把切好的三文鱼放在一边腌着,擦了擦手对从刚才开始就开始低气压的那对儿小情侣问到:“哟,你俩…吵架了?”芥川抿了抿嘴,吧台下的手想去捉中岛放在膝上的手,却被他别扭的躲开。他叹了口气,只好将目光放在开始炒制芝麻的中也身上。
中也手里的活不间断,金黄金黄的芝麻在铁黑的锅里浪花一样翻起又落下,发出“沙沙”的细碎响声。
“这次因为什么?”中也倒出炒好的芝麻又开始煎三文鱼。橘红的鱼肉和金黄的油接触的那一瞬间“呲”一声炸开细小的泡沫,“虽然你不会哄人,芥川,但是媳妇儿好歹也要哄一哄。”他抬起好看的蓝眼睛,里面几乎透过了外面清清凉凉的月光。
“还不是芥川…”中岛一提这事儿恶狠狠地又红了眼,“那么危险的任务!都没跟我说一声就走了!回来的时候还……”他话到一半便无论如何也不说了。小虎牙一咬,气势汹汹地转头看向垂着眼孩子一样不知所措的垂耳兔。
中也闻言挑起眉尾看了一眼芥川,把煎好的散着香气的三文鱼捞出来放在太宰及时递过来的那碗米饭上。然后他取出一片海苔,三下两下剪出大小合适的海苔条:“太宰,茶呢?”
“就来啦。”狼先生似乎对刚刚他们的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甩着尾巴颠儿颠儿地应狐先生的要求去泡茶。
芥川兔兔垂着的耳朵轻轻动了动,他别过头去倔强地不松口:“在下不觉得这种事需要对人虎说……徒增麻烦。”
“你!”
中也漫不经心地听着小情侣没营养的吵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把三文鱼好看地贴在米饭上,然后撒上金黄的芝麻碎和墨绿的海苔条。
“中也,茶好了哟。”太宰把泡好的茶放在桌子上,探过脑袋嗅了一口三文鱼的香味儿,“好香…小矮子也就做饭漂亮啊!”
“滚蛋。”中也骂回去,沿着碗沿儿将清绿的茶水一点一点倒进去,沐过白白的颗粒饱满的米饭。
霎时间清香四溢。
中也将茶泡饭推向中岛:“啧,小鬼,芥川也是担心你啊。”他说着又转过身忙活起来,太宰精神抖擞地挤过去:“中也!换我来吧!”
“掰碎你的胳膊啊,傻逼。”中也急忙戒备地护住身后的灶台,“说好的你死也不能碰灶台。”
“…我的意思是我帮你拿冰箱上面的年糕,”太宰轻蔑地抬起下巴,“蛞蝓你的身高啊……”
“……打烂你下巴。拿完赶紧啃你的同类去。”
吵架的两个人在这种秀恩爱的刺激下决定暂时和好一致对外拒绝狗粮。
中也说完取出之前泡好的红豆准备熬汤,接着说道:“芥川不也是担心你跟过去么,虽然你的异能很好用,小鬼,但是芥川肯定…”
“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哟。”一边的太宰治接过话来。
中岛舀了一小勺茶泡饭放进嘴里,鲜美的味道和稣腻的口感在口腔中爆开。一口满足。从舌尖开始的酥爽一直传到鼻尖,他委屈地皱了皱鼻子:“…可是……这种事还是要通知我一声才对吧?!一整天甚至三天不接电话联系不到……他担心我,我就不担心他么?!”
“……”芥川被中岛一连串情绪失控的问句逼得哑口无言。他咬唇,绑着绷带的耳朵摇了摇,“人虎…我……”他话说到一半耳朵就被小老虎狠狠捏了一下,“…嘶唔……你——”
“疼么。”中岛敦金中注紫的眼睛紧紧锁着芥川灰色的眼,“我也疼。”
“……”
中也沉默地看着他俩的互动,加了冰糖煮好了红豆粥,烤好年糕,再把年糕放进粥里熬了五分钟。
等到两人再次安静下来,他才把香甜的红豆粥推到芥川面前,咳了两声:“作为前辈的第一个客人,送你们的。”
太宰从中也背后黏过来将他抱在怀里,下巴心安理得地枕在中也圆润的肩头:“呐呐,让前辈交给你们一件事吧。”
“——茶泡饭和红豆粥一起,才更满足哟。”
“所以你们俩,吃完饭赶紧回家,”中也抬起胳膊一人给了一个爆栗,“芥川受这么重的伤还不好好休息。”
芥川兔兔沉默地咽下香香甜甜软软糯糯的红豆粥,睫毛在眼底投射出温柔的阴翳。他伸手终于捉住了中岛虎虎的小手,别别扭扭地开口:“…我下次不会这样了,敦。”
“回家吧。”
“嗯!”虎虎笑起来露出两颗精致小巧的虎牙,看得垂耳兔眸光一深,“回家。”

“其实我觉得直接扑倒更管用哦,芥川。”
“…多谢太宰先生指点,在下知道了。”
“说什么呢混蛋太宰!!!把你切成块丢出去喂鱼啊!!!”
“……龙之介你应该离太宰先生远一点。”

PART B 犬科的场合

大概是赤狐、灰狼、白虎和垂耳兔围在一起,赤狐叼给它们一人一块肉骨头。
可是……兔兔不吃骨头吧,狐狸先生。有胡萝卜么?